测距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测距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诡异失踪的人民币[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05:25 阅读: 来源:测距仪厂家

我叫郑云,大家都叫我小云,今年二十三岁,大学毕业后,独自一人离开陕西老家,来到了福州这个匆匆忙忙的大都市。

因为是刚毕业没有工作经验,公司给我的待遇格外的低,迫于生活压力我不得不把房子租在离公司较远的二环以外。

为了节省开支,聪明如我做起来二房东。其实所谓的二房东不过是自己租一套房子然后再找人合租,而我也可以每月省下来一百块钱的零花钱。

在这个陌生城市里,不止我一个人背井离乡,还有许多和我一样的人,为了这样那样的目标努力奋斗着。

住在我正对面的是一位带着小孩的年轻妈妈,因为丈夫常年在国外,自己除了工作还要接送孩子上学,很是辛苦,恰好我们小区对面就是幼儿园,她便住在了这里。

住在我斜对面的是一对儿情侣,两人的关系平日里很是亲昵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两人迟迟还不结婚。

三室一厅的房子,住了我们三家人。每天晚上我们在一起做饭,吃饭,聊天,虽然我们互不认识,但却不影响我们向一家人一样生活的融融恰恰。

时间过得很快,一转眼我们在这个九十平米的房子里,已经生活了半年。晚上围在餐桌的旁人也从五个变成了六个。

原因嘛,我恋爱了。男票对我很好,经常来看我,和我们一起吃晚上,偶尔也在经济上给我一些照顾,这让我很感动。

曾几何时,我以为我们三家人会像兄弟姐妹一样,和睦的相处下去,只到后来我发现男票给我的钱,总会莫名其妙的会少一两张。

我这个人有点大马哈,男票给我的钱,我经常随手塞在钱包里,然后扔到衣柜里,也从来没有数过。

我之所以敢这么马虎,那是因为我对住在一起另外两家人完全没有戒备。

钱丢了,而且不止一次,我不认为是他们做的,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说了家里丢钱的事情,让我感到惊讶的是,住在我对面的年轻妈妈说她最近也经常丢钱。

当我们一起把目光看向那对情侣的时候,他们对视一眼,只说了句“我们没钱,也没什么可丢的”。

我们之间的关系第一次出现了裂缝,平心而论,两家房客为人都不错,平日里说说笑笑宛如一家人,不管是谁偷了我的钱,我都感到心寒。

我们两家的钱还是陆陆续续的少,而我也一度被矛头指向了那对小情侣,猜测毕竟是猜测,我还需要证据。

男票给我出了个主意,在我的房间隐蔽的位置装上针孔摄像头,摄像头正对着我的衣柜。

这天晚上,男票和往常一样来看我,吃饭的时候当着所有人的面放在我面前一叠老人头,我很默契的拿起钱包塞了进去,然后随手扔到衣柜里。

吃完晚饭,男票请我去看电影,我欣然答应了,当然,出门的时候,我要把钱包忘在家里。

当我和男票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们悄悄的打开门,到了我的房间,钱包里的钱果然少了两张。

我和男票相视一笑,打开了笔记本的监控录像。

竟然是她,我想不出为什么。视屏中,一个穿着粉红色睡衣的女子走到我的衣柜前,拿起我的钱包,熟练的抽出两张钞票,放进自己口袋里,然后将钱包放回原处,径直出去了。

男票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句“人心难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仅凭这个视频我可以报警,追回我的损失,让她尊严扫地。

最终,我还是没有那么去做,是因为半年来的和谐相处吗?还是因为她还是一个孩子的妈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知道了真像,还要当做什么没发生过一样在一起生活,真累,我咬着牙忍着。

还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演技不到家,让她觉察到了什么,没过多久,住在我对面的年轻妈妈搬走了。

我松了一口气,终于不要再带着面具做人了,对面的房间一时空闲了下来,而我也没打算再出租。

然而,没过多久,我钱包里的钱又开始少了。

>>

我的心一片冰冷,难道这就是人性吗?没办法,我只得故技重施,而且这一次我决定报警。

带着愤怒,委屈,当我和男票躲在房间里回放着监控录像。

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还是她,穿着粉红色的睡衣,打开我的钱包,拿走了我的钱,又把钱包放在了衣柜里。

怎么可能,她都已经搬走了,难道是她自己留了钥匙?不过她又是怎么知道男票什么时候给我钱的呢?

我的心中满是疑问,男票突然合上了笔记本,让我不要再看了。

我问为什么,男票吱吱呜呜,眼神中还带着恐惧,我意识到事情不像我想的那么简单。

最终,男票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重新打开了电脑,我看了又看,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男票忍不住在旁边提醒了一下,“监控中出现的人没有影子,也看不到脚,而且只是背影。”

手中的笔记本险些跌倒地上,视频中的那个穿着粉红睡衣的东西,确实如此,最可怕的是在男票和我说话的时候,她侧过了身,露出半张雾蒙蒙的脸。

那天晚上,我和男票收拾东西搬到了旅社将就了一夜,第二天便去找房东。

房东是一个五十多岁的阿姨,她看了我们的视频,叹息了一声,说把房租退给我们,让我们再找房子。

我心中尽是疑团,哪里肯轻易罢休,最后阿姨被我逼的没办法,跟我们讲述了曾经发生在那个房间里的故事。

“好吧,阿姨可以告诉你们,希望不会吓到你们”,房东阿姨的眼神变得有些暗淡,“你们视频里出现的那个影子,是我的女儿,不过她已经去世了。”

“啊”我和男票忍不住惊呼一声,“什么时候的事情?”

“算算日子也快三年了吧,唉!”提起伤心事,她的眼泪流了下来。

“那,阿姨……你的意思是我们遇到那个啦?”虽然已经猜到,但是得到证实,我还是禁不住一阵害怕,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其实,也怪我。小雅她爸去世的早,她爷爷奶奶也早就不在了,你们不知道我一个人把她拉扯大多不容易。”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自顾自的唠叨了起来。

“为了生活,有时候我东家偷点菜,西家抓把米,乡亲见我们孤儿寡母生活艰难,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人跟我计较。小雅越来越大,到了上学的年龄。她是个懂事的孩子,从来没给我要过一分钱的零花钱。

我虽然没上过学,也知道读书要笔和本子,我很好奇她的文具哪里来的,我每次问她,她都说是邻居兰兰送她的。对小雅的话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也不相信一个六岁的孩子会撒谎,再者兰兰家的条件确实和我家天壤之别,她们两个孩子又经常在一起玩,我也就没多想。

哪知道有一天,老师找到家里说小雅在学校偷同学的文具,我才知道是我这个当妈的把她带到歪路上了。我宁愿自己声名狼藉,宁可什么也不要,也不想小雅变得和我一样。

那一次,我狠狠的打了她,并且让她在她爹的灵位前发誓以后再也不偷东西。

小雅是个懂事的孩子,从那天开始她果然改掉了坏习惯,老师再也没有上门找过。

后来,遇上拆迁,我们娘俩的生活才算有了转机,政府补了房子,补了钱,我们生活不再那么窘迫了。

小雅长大了,上了大学,我也松了一口气,总算不负他死去的爸爸。

孩子长大了,我们老年人也不想拖累孩子,老刘不嫌弃我,和我走在了一起,不过他命不好,我们结婚一年多,他就撒手走了,留下我现在住的这栋房子。”她说着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我赶紧从包里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她,小声的道歉。

她接过纸巾擦了擦眼睛,摆摆手,继续说了下去:

“大学毕业后,小雅和兰兰住在新房子里,那栋房子本来就是我和老刘留给她的,兰兰也是她最好的朋友,我就没说什么。

那栋新房子就是现在你们租住的地方,离我这里不算远,我也隔三差五的去看她们,有一天我在那里见到一个帅气的男孩。

小雅跟我说她有了男朋友,男朋友对她很好,就是那个男孩。女儿真的长大了,能找到一个对她好的男孩,我真为她高兴。

渐渐的,我发现事情没我想的那么简单,有几次我发现那个男孩和兰兰在一起,而且看起来很暧昧,我告诉小雅的时候,小雅直说我想多了,年轻人的事情我们不懂。

>>

有一天,我去看小雅的时候,兰兰说她要回家办一件大事,就不住那里了,我和小雅也没在意。谁知道,她走的第二天,那个男孩也不见了。

小雅每天吃不香,睡不着,我担心她想不开,就搬去和她住了几天。

就在我打扫兰兰房间的时候,随手撕下了墙上的一张纸画,意外的发现纸画的后面有一个小小的孔洞,那个孔洞正对着房间的衣柜。

半个月后,兰兰突然打来电话,说她要结婚了,新郎就是那个男孩,小雅很激动,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停的打电话。

我很害怕,谁知道她打完电话就把门打开了,跑到兰兰的房间看了一眼,竟然笑了。她说她饿了想吃我做的饭,我给她做好饭,她吃了很多。

吃饭的时候,她一直讲着小时候上学兰兰怎么帮着她偷同学文具的事情,还说她们是最好的朋友,只要兰兰幸福,她无所谓了,也不会生气,还说要跟我一起去参加兰兰的婚礼。

我看她没什么异常,以为她真的想开了,便回家收拾了一下,准备第二天和她一起去参加兰兰的婚礼。

第二天,我去找她,她房间里的门反锁了,电话也打不通,后来叫人撞开门的时候,她已经已经永远的睡着了,地上还有一个空空的安眠药瓶子。

人死了,警察来了。小雅最后一个电话是打给那个男孩的,那个男孩说兰兰也喜欢他,还告诉他小雅从小手脚就不干净,连她的东西也偷,不信可以一起看视频。

当我们一起查看视频的时候,果然看到小雅在翻兰兰衣柜的钱包。

警察追问视频来源的时候,兰兰说是她装在自己房间的摄像头拍到的。把摄像头装到自己房间又不犯法,警察也拿她没办法。

知女莫如母,我知道小雅不会做那样的事情,何况她们还是最好的朋友。我按监控上的日期询问了小区附近的几家店铺,终于知道那一天她们两个一起在楼下吃饭,都没带钱,兰兰便让小雅到她房间去拿两百块钱下去付账,就有了视频上的那一幕。”

“啊!还有这样的朋友?那阿姨就那样算了?”我心中暗暗吃惊,看来我也不是最受伤的人。

“还能怎么样?有没有证据指证,就算有证据指证,法律也制裁不了她,只怪小雅太傻。”她摇头叹息。

“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女儿为什么要来偷……拿我的钱?”我皱着眉头,心中对这个想不开的小雅有了些许同情。

“这个我也不知道,你们住的那个房间是以前兰兰住过的,也许是因为在同一个房间里发生了同样的事情,让过去的事情重演了吧。不过,你别担心,你丢了多少钱,我赔你。”房东阿姨带着歉意说道。

“喔,算了阿姨,我也没丢多少钱,就是看到视频心里发毛,那地方不敢再住了,您把房租退给我就得了。”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好吧,我这就退钱给你们。”房东将一个月的房租和我交的押金一分不少的退给了我,我跟男票说了声“对不起”便另寻他处去了,回去的路上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在我们放置摄像头的墙上会有一个大小合适的孔洞。

>>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